远方的小葵花

总是误以为自己是个好人。
坑王/究极杂食/超超超级杂食

天惹一不小心挖坟了这个lof双击就点小心心太危险了!!!!
哇!吓到人家怎么办啊哇!
万一人家不喜欢被挖坟怎么办啊!
哇!
暴哭!
怕怕的放下手机。

[安雷]夏虫亦可语冰

学pa,正经好学生安哥×酷炫小混混雷总
题目装了个巨大的13,内容却没装起来>_<
结尾尬车出没车祸事故严重请大家当做相声来看

1、
    凹凸学院是本市知名的私立高中。外人只道它条件优秀资源丰富,升学率极高,却不知其中也是什么三六九等的人都有。
    大名鼎鼎的雷狮同学则是“三六九等”的典型代表人物。
    雷狮此人高一刚入学就带领着一帮小弟打向高三年级最有威望的学长挑战,混战一番后踩着学长的脖子叫嚣道:“凹凸学院只能是属于我雷狮海盗团的!”
    事情闹得很大,甚至影响了学校各方势力的平衡,但雷狮的家族是学校最大的投资方,人家表示不用管,校方领导也不能出手干预,只能让学生自己解决。
    于是雷狮海盗团可谓大杀四方,在短暂的军训期间就打遍了全校,真真当起了凹凸扛把子。
    但是雷狮做人实在太嚣张,遇见弱鸡就要打,看你不爽也要打,很多学生和他非常不对付。
    雷狮表示每天打架打得很满足。
    看上去好像很混很渣滓的样子。
    但雷狮长得帅,家境又好,成绩还优秀得不科学,在优生云集的A班也能排在前列,所以就算成天打架依然是许多小姑娘心中的王子,坏坏的那种。
    三六九等高低优劣倒是全让他占齐了。

2、
    军训后正式上课的第一天,雷狮听闻高三校区有人大放厥词说不怕他这个没船的海盗,当即决定翘课前去教训一番。
    预备铃已经响了,雷狮几人正在走廊上商量怎么给对方点颜色看看,一个人走过他们旁边突然说了句话。
    “几位同学,马上上课了,你们快回教室吧。”
    雷狮抬头瞟了他一眼,来人怀里抱着一摞新书,黑白的制服领口袖口无一不平整,领带打得一丝不苟。雷狮毫不理会,那人就定定地站在那里,一双眼刀似的盯着他们,好像偏要看着他们走进教室才会罢休。
    雷狮有点不爽,但是现在教训高三那个口出狂言的家伙才是要紧事,于是他挥了挥手示意其他几人先走。
    看着那人胸前的名牌,雷狮恶狠狠开口道:“安迷修是吧,今天暂且先放过你。”
    安迷修却没有要谢恩的意思,仍然盯着他:“马上回教室上课吧。”
    雷狮恍若未闻,转身就走,脑后的头巾刷一下甩起来,又轻飘飘地扫过安迷修的脸。
    “哪里来的这么个二愣子…”
    雷狮的自言自语不期然钻进安迷修耳朵里,他往雷狮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抱着书走进了教室。
   
    海盗团气势汹汹地杀到了高三校区,挑衅的人却听见风声丢人地溜了。雷狮本以为又能大干一架,没想到对方胆小似耗子溜得甚快,之前又被安迷修莫名其妙地给了不痛快,一肚子火气要发,遂带着小弟们出校门搜人去了。
    雷狮一行人在外面一通乱逛,找了几个校外的小混混的麻烦,眼看要放学了,却还没找到挑衅那人。
    这时候有人传来消息,说那人有个妹妹也在学院里,高一B班的。雷狮寻思着大家一天也挺累的,就让其余人都散了,自己一个人去找那个女生问她哥的下落。
    雷狮走到B班时刚放学没多久,他随手抓了个学生去叫那女生出来。
    不一会儿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走到他面前,两手绞着衣摆小声地问道:“雷狮同学…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其声嘤嘤然堪比蚊子叫唤,雷狮听着一阵头大,拍了她的肩一下,不耐烦地说:“你能不能抬头说话,说大声点儿。”
    可怜这位女同学身娇体弱,被拍得哀嚎一声捂着肩膀蹲到了地上,整个人一颤一颤的。
    这时候安迷修正好从A班走出来,一向以骑士道要求自己的安迷修怎么能看着柔弱的女生被欺负呢?他快步走上前去,直接给了雷狮一拳,然后把疼得抽抽噎噎的女生扶起来,准备带她去医务室。
    雷狮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拳打得眼冒金星,伸手拦住两人,却被安迷修一下拍开,抱着那女生噔噔噔地下楼了。
    雷狮愣了愣,站在原地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这下梁子结大发了,雷狮也不管高三那家伙了,当晚就给安迷修判了十几遍死刑,满脑子尽想着明天怎么收拾他。
    雷狮夜难安寝地想揍安迷修,安迷修也没睡着。
    没马的骑士躺在宿舍床上万分费解地想:那个女生怎么会喜欢雷狮?!五讲四美他什么都没有啊?被他打得肩膀都淤青了怎么还眼冒精光地喊好帅?哪里帅了?帅的人难道不该是解救了她的骑士先生我吗?
    雷狮昨晚没睡好,第二天飘似的进了教室坐下,暂时没有精力找安迷修算账,埋头就是一阵爆睡,完全没注意到同桌那个也在补觉的人就是安迷修。
    丹尼尔老师走上讲台,教室正中央两颗扑在桌上的脑袋尤其显眼,利落地一人给了一个暴力粉笔头,把他们赶到走廊去罚站。
    安迷修自知有错,乖乖地拿上书从后门出去了。雷狮知道自己干不过这个老师,但还是想杠他一下,于是拍桌而起,引得丹尼尔瞪了他一眼,这才悠哉悠哉地从前门出去。
    刚走出门,一截粉笔头又亲切地问候了雷狮的后脑勺,把他打了个趔趄。
    揉了揉脑袋,雷狮听见一声嗤笑,抬头就看见安迷修嘴角尚存的笑意,他咬牙切齿道:“安迷修…你看我今天不把你揍……”
    “你们两好好罚站,不要说话,也不要有任何小动作。”丹尼尔语带警告。
    雷狮皱着眉把后半句话咽进肚子里,目光含刀带刺地瞪着安迷修。安迷修书也不看了,眯着眼睛瞪回去。
    两人一个站后门一个站前门,就这么视线带火噼里啪啦地对着瞪了两节课。
    丹尼尔夹着书目不斜视地走了,背影刚消失在拐角处,雷狮和安迷修就扭打在了一起,一拳一拳闷响听着就疼。
    阵仗颇大地搏斗了半天,雷狮终于把安迷修按在了地上。随手擦了一下鼻子流出的血,雷狮掐着安迷修的脖子,膝盖压在他肚子上,凑近了问道:“竟然敢打我,我雷狮可不是吃素的…服不服?”
    肚子被压得生疼,安迷修急促地喘着气,从齿缝里挤出话来:“…你做梦!”说着猛地抬手抓住雷狮垂在地上的头巾往下一扯,趁机翻身把他双手反剪着压在了地上。
    雷狮奋力挣扎着,咬牙道:“今天算我输你一次,下次你等着。”
    勉强单手捏着雷狮细瘦的手腕,安迷修揉着自己可怜的肚子,头放在在雷狮颈窝,“嘶嘶”抽着气道:“你昨天欺负女生还死不悔改…我打你是执行骑士道义,你这个恶党!”
    “欺负女生?!我就是拍她一下哪里欺负了你他妈一句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拳脑子都被你打震荡了!”雷狮扭头瞪他。
    这时候两人的脸离得很近,安迷修可以清楚地看见雷狮长长的睫毛,还有明亮的紫色眼睛。
    “…那我为我鲁莽的行动向你道歉,大不了等会你也打我一下算扯平了,现在我们不打了行吗?”说着,安迷修鬼使神差地摸了摸雷狮的头。
    雷狮不理他,把头转向另一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行…你先把我放开。”
    安迷修却依然不放手,但是轻微地抬了抬身体,免得压得雷狮难受。
    “你得再答应我一件事,去向那个女生道歉。虽然不是有意欺负,但你那一下把她的肩膀都拍淤青了,医生让她最好休息几天呢。而且她好像还喜欢你,所以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的。”
    雷狮有点不乐意了,勉力挣扎了两下才答应:“答应答应!快放手!你也太得寸进尺了,又婆婆妈妈的…”
    安迷修于是松开了手。
    然后被翻身而起的雷狮光速一拳打在了鼻子上。
    安迷修有点发愣地看着站起来的雷狮,一道鼻血缓缓地流下来。
    揉着被捏得生疼的手腕,雷狮冷哼了一声道:“这下扯平了。”
    一会儿,安迷修缓过神来,他站起来,对雷狮说:“我们去卫生间洗个脸吧。”
    于是两人清清爽爽地洗干净脸上的血迹,相安无事地回到座位坐下。
    途中安迷修还非常五讲四美地从地上捡起一张废纸扔进垃圾桶里。
    “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二愣子……”雷狮看着这个一副大好青年样的同桌,感到十分迷惑。

3、
    虽然雷狮勉强算是和安迷修言和了,但是这个自诩为骑士的好青年有时候实在正经得过分,让人很想拆他的台,或者埋汰他一下。
    所以雷狮和安迷修隔三差五就要为一点小事打一架。
    雷狮觉得和安迷修打架比较有意思,打得挺开心,也不怎么去找高年级的人挑衅了,每天专注找安迷修麻烦。

    马上要下最后一节课了,安迷修拿笔戳了戳雷狮,提醒他别忘了今天去找那女生道歉。
    雷狮顺手抽走了他的笔。
    合上作业本,安迷修拿出课本背起了书。
    捉弄没成碰了颗软钉子,雷狮愤怒地把笔据为了己有。

    下了课安迷修拉着雷狮赶紧往隔壁班跑。雷狮甩不开他,问道:“你怎么这么着急?又不是什么紧急的大事情。”
    说话间安迷修已经把人叫了出来,女生依然绞着衣摆,讷讷道:“你,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他要为那天伤害了你的行为道歉。真诚的。”安迷修说着拽了一下雷狮的头巾。
    拍开安迷修的手,雷狮对着她言简意赅地说:“抱歉。”语气冷漠,简直又酷又帅。
    那女生低声说没关系,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雷狮,双手握在胸口,满眼冒着粉色小心心。
    “雷狮大人其实我特别喜欢你你真是太帅了打架的样子骂人弱鸡的样子都帅呆了就连道歉都帅得不得了…”
    那女生还没说完,雷狮“哦”了一声就转身走了,安迷修没有去追,安慰她道:“他就是这样,你不要难…”
    “啊——!真是太帅了!”
    声音之尖锐嘹亮,使得安迷修愣在当场。
   
    当晚安迷修躺在床上,依然感到万分费解:雷狮到底是哪里帅了……?!

    第二天课间,安迷修问雷狮:“你昨天怎么能直接走掉呢,别人在告白诶,也太无情了吧。我觉得她还挺可爱的呀…”
    “你觉得可爱那你去和她说,跟我叽歪什么。”雷狮语气十分不友好。
    然而二愣子安迷修完全没感觉:“嗯…那等我找个比较好的时机吧…”
    “啪!”
    雷狮把昨天那支笔拍在了桌子上,散发着低气压走了。
    安迷修摸着笔发呆。

    接下来两人似乎陷入了微妙的冷战,一句话不说,有点小事总能杠起来,又不打架,就是表情凶狠地互相瞪着,僵持到丹尼尔老师过来一人一个爆栗。
    安迷修感到很莫名其妙,一点也不想先示弱。然而这场冷战让他心神不宁,整天都想着雷狮那双神气的眼睛和肆意飞扬的头巾上闪闪的小星星。郁结了两三天,安迷修终于决定去找雷狮谈谈。
    放学后安迷修早早地就走了,以往他总要留到最后认真地把门窗关好才走的。雷狮觉得很奇怪,正想着原因,突然脸一黑,心道:“我想那个白痴干什么,关我什么事。”
    心情十分不爽利的雷狮带着海盗团浪够了才回到家,被立在大门口的人影吓了一跳:“你?怎么,特地找到我家干架吗?”
    安迷修在这站了好几个小时,最近晚上很冷,他只怕舌头都冻僵了,磕磕巴巴抖抖索索地说:“不…我是想…找你好好谈,谈谈…”
    “…有什么谈的,再见。你请便。”雷狮说着径直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安迷修手脚利落地跟在了后面。
    雷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由着安迷修跟进了自己房间,还给他接了杯热水。
    安迷修喝了口水,试探着开口:“你是不是在生我什么气?因为我说那个女生可爱?”
    雷狮靠在一边,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既然喜欢她你直说不就行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对女生不该这么冷酷…”安迷修感觉松了口气,但依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舒服。
    雷狮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安迷修还要说些什么,雷狮一下把他扑倒在地上,闷着头亲了下去。
    热水洒了两人一身,玻璃杯骨碌碌的滚到一边。

    毫无章法地压着亲了一会,有点喘不过气来,雷狮抬起头盯着安迷修。
    两个人都急促地呼吸着空气。
    安迷修也盯着雷狮,“你”了半天没说出话来。突然他压下雷狮的脖子,亲上了雷狮微张的嘴唇,本能地把舌头伸了进去。
    雷狮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安迷修感觉有点气闷,翻了个身反压了过去,手臂却稍微用劲,并不切实地压着雷狮。
    雷狮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被安迷修卷住舌头深吻起来。
    好半天,安迷修才放开雷狮,伸手缓缓擦掉他嘴角溢出的津液。
    “这次我应该真的知道你在气什么了…其实比起那个女生,我觉得你现在更可爱。”
    雷狮被亲得脸上浮起了红晕,看上去确实有几分可爱,但他听了这话眉毛一竖,对着安迷修的肚子就是一拳。
    安迷修捂着肚子,趴在雷狮身上叫唤。
    “安迷修,”雷狮喊他,“别叫了。”
    “怎么了?”
    “你刚才干嘛亲我。”
    “那你先说干嘛亲我?”
    “……大概因为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怎么是不确定的语气啊…”安迷修表示不满,“那我也大概因为可能有点喜欢你好了。”
    气氛有种奇妙的温馨感,好像还充满了粉色泡泡。
    安迷修的手机闹钟很煞风景的响了。
    他突然跳起来:“完了都这个点了马上要查寝了!自觉自律的骑士不仅忘记了练剑还会因为夜不归宿被丹尼尔痛揍一顿!”
    被丹尼尔揍一顿,噫,想想就觉得好惨。雷狮皱了皱脸,站起来拉着安迷修往外跑。
    把安迷修往机车上一按,又甩给他一个头盔,雷狮坐上车点燃火力就冲了出去。
    夜风呼啸着刮过,衣服被水打湿的地方很快干了。
    雷狮一个急刹车停在校门口,一把把安迷修拽下车拖着他跑向宿舍楼。
    幸好跑得快,险险在自动门锁上前奔了进去。
    安迷修带着雷狮钻进三楼的洗衣房,几下脱了雷狮的衣服打湿又拧干,装作刚洗完衣服的样子走了出来。
    查寝的老师正好走出安迷修的房间,一眼看见他,敲着门板催他赶紧回房睡觉。
    关上门,安迷修靠在门背后喘气,这一通狂飙又狂奔,还有几分惊险,实在让他有点吃不消。
    过了五六分钟,安迷修估摸着老师下楼休息了,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摸进洗衣房捞人。
    月光穿过透气窗照进来,雷狮没穿上衣,双手插在兜里静静地瞪他。
    安迷修突然觉得身上很热。
    闭了闭眼,安迷修拉着雷狮悄悄往外走。
    没走几步就到了目的地,安迷修把雷狮推进去,反锁了房门,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都做好被揍的准备了,没想到你要踩点把我送回来…真是吓死我了再晚一步就被发现了…”安迷修话没说完,又被堵住了嘴。
    这时候当然要顺从自己的身体,几番亲吻下来,两人已经滚到了床上。安迷修压着雷狮,双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雷狮浅浅地喘着气,双手揪着床单,不满道:“靠,别乱摸。而且为什么你在上面,打架明明我赢得多。”
    “可能因为这是我的床吧。”安迷修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一边扯掉了雷狮的裤子,隔着内裤抓住了小雷狮揉来揉去。
    雷狮没踹他,在他怀里扭了一下,开始解他衣服。
    不一会儿雷狮就把安迷修扒了个干净,非常主动地蹭了上去。
    互相亲亲摸摸了半天,安迷修突然声音沙哑地说:“雷狮…你内裤湿了…”
    “靠!你内裤还没了呢!蹭了半天还在摸摸摸,你是不是假的!你不上我就上你了。”
    “听说这个很疼…伟大的骑士道不允许我做这种伤害别人的事…”
    雷狮:………………想揍他。
    他自己动手扯掉那碍事的东西,一手拉着安迷修摸到后面去,另一手揽着安迷修的脖子在他耳边愤然道:“平时打架你TM伤害我还少吗!这和你的破骑士道有几毛钱关系!”
    安迷修被他温热的吐息撩得越发的热,感觉全身的血液一半冲向头顶一半冲向小奇士,什么伟大的骑士道什么五讲四美全都飞去找他那匹不存在的马了。
    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热情得有点凶的雷狮这样那样弄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车速太快导致我们都看不见它了)
    “日…真的好疼啊你出去我上你…”
    “……”闷声干大事。
    “哼嗯…安迷修!你…呃啊…”
    (最后两人身心愉快的进行了深入交流)
    第二天天亮了。

4、
    雷狮大概是脑子瓦特了,申请了住校,强行住进了安迷修的房间。
    从此以后每天都很愉快。
    虽然还是老打架。
————————
我一直觉得奇士安迷修和雷狮每盗团这两个名字太特么有才了。偷偷膜一下想出这两名字的人,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了!
最后为我的尬文尬笑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要什么要,不要了。

智障手机我中午写的那五百多字呢!!再写一遍吗好绝望的!!!

尼维…那个…坑我会填的!真的!
只是我之前…对他们的关系有点绝望…嗯…现在还是绝望…我调整好心态后,会好好写完的。
我保证。

大概是…幸好我还活着。

攒不住了我要腿图。
好久没有画这么多图了感觉自己勤奋到想退学(你)
(你TM勤奋个大西瓜)

【新手教程】手把手教你怎么在lof发肉(不被屏蔽)

D_LS:

存着学习…

何时繁华笙歌落:


这几天太多人问我怎么发了我就直接写个教程吧(心情复杂
这个是我问了很多太太和自己摸索出来比较简单的方法,大家如果有更简单的肯定更好哒!#此方法仅供参考#

【电脑版操作方法】
1 把你写的肉制成长微博图片(图片制成—网搜长微博生成器)

2 把图片发在微博/lof子博客/任何社交网站上,鼠标右键获取图片地址。

3 打开lof首页选择发表文章,弹出的界面中选第七个像是回形针的符号,弹出窗口输入图片地址就可以啦ˊ。这样发表文章时出现的就是那串地址,如果点击就可以看见图片。

PS:可能有些人发现长链接入口不是地址而是文字(如【上车弄哭——】),也想要这样的话可以在发表文章的框框里输入你想的文字(如第一章)然后复制此文字再点击📎按钮输入地址就可以辣。
【手机版操作方法】
有代码发不上去请点击下面链接观看(现场试用)

手机制作请点我点我

@子佩的帽子谢谢妹子的指点(我仿佛就是一个智障),手机版也可以弄到地址辣!爪机打开网页版微博点击图片,按分享后有一个复制链接(UC是这样的)就可以得到啦ˊ_>ˋ电脑版的方法我一开始真的不懂,所以问了很多太太。谢谢各位太太无私的帮助!(鞠躬)
手机版的方法是我因为自己的原因不能用电脑发布,所以自己在网上查的教程(电脑白痴),方法可能有更简单的但是我目前只会这个。
打这些tag的原因是想让更多的人看见,如果有不理解不赞同或是有更好的方法之类的,欢迎评论回复(我真的对这些技巧一窍不通)。
谢谢大家!


被变态跟踪了怎么办(4)

额,我尽力写得很含蓄了到底哪里不对啊被LOFTER匿掉了。
放链接啦。
雾草发现自己不会放链接了赶快去学学。

被吞了的但我并不感觉在开车的一章
总之。被吞了之后感觉又学到了什么呢。比如记得好好备份。(突然大哭)

年末跳坑。我已经是kara matsu girl啦!!!kara梦里等我!!!